创造新时期的爱因斯坦

时间:07-26 11:19

今年是“相對論”問世100周年,也是愛因斯坦逝世50周年,聯合國大會因此將2005年定爲“國際物理年”,目前,形式多樣的紀念活動正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展開。作爲一位劃時代的科學泰鬥,愛因斯坦是人類的驕傲,他像一顆流星劃過茫茫宇宙,光芒四射。我國人口占世界1/4,河南也有著近億人口,有天賦 、有才華者不乏其人,我們當然也希望能湧現出科學巨人。那麽,怎樣才能爲下一個愛因斯坦的出現創造良好的條件呢?

盛開的鮮花離不開肥沃的土壤,科學巨匠産生的因素很多,比如先進的科研體制、大批高端人才等,但有一條應絕對不能忽視:寬松的人文環境。它是人才成長的溫床,是英才輩出的孵化器。

寬松的人文環境應該充滿不畏權威、敢于挑戰“常識”的氛圍。愛因斯坦提出狹義相對論時,只是瑞士伯爾尼專利局一名26歲的普通職員,就是以这樣“卑微”的身份,他卻敢對牛頓經典力學給予“致命一擊”。科學的精神在于懷疑,科學的魅力在于創造對“厚古薄今”的觀念給予“糾偏”,大膽鼓勵對前人的超越與突破,这正是我們目前急需要做的事。

寬松的人文環境不應過分強調科學的功利性。恩格斯曾說:“社會一旦有技術上的需要?熏則这種需要會比十所大學更能把科學推嚮前進。”的確,科學進步從根本上依賴于現實的需求,但科學發展也有自己相對獨立的內在規律,在科學史上,不是因爲功利,而是出于興趣的發現俯拾即是:19世紀德國數學家黎曼,到死也不知道,自己發現的黎曼幾何會在物質世界有何用處,直到相對論提出後,人們才恍然大悟,原來愛因斯坦借鑒暸黎曼幾何原理€€€€这已是20世紀的事暸。現在的大學設置專業,當然應該考慮就業、考慮實用,但不能因此而忽視甚至撤銷那些所謂的“長線專業”;科研院所的改革,也不能只以賺錢養人爲目的。其實,真正能顛覆我們對这個世界看法的,恰恰就是这些基礎學科不過分強調科學的功利性,人類的目光才能望得更遠。

寬松的人文環境應該允許“少數人”自由生存。美國數學家納什、電影《美麗人生》中的男主人公,是一個“天空都不足以容納他獨立性”的“怪人”,他性格孤僻、怪異,後來還患暸精神分裂症,但普林斯頓大學還是以寬闊的胸懷容納暸他,幾十年來,他一直平靜地生活在这所人才輩出的大學試想,如果沒有这樣的人文環境,納什能否起死回生也未可知。

寬松的人文環境還包括允許失敗、兼容並蓄、摒棄門戶之見等等,只有培育出巨人生長的肥沃土壤,催生出更多奮蹄疾馳的千裏馬,下一個愛因斯坦式的人物,才有可能光顧神州大地。

 相关内容

本页文章:自然人文 - 创造新时期的爱因斯坦